女阴阳师(十一):王路之殇

2024-05-2634

——善行常起   恶业不生——

这些日子经历得实在是太多了,先是成为茅山的尾门,紧接着是大俗先生的死,这些对我来讲都是难以承受的事情。

 

回到道场,我环视四周熟悉的环境,心里竟然对自己所做的事情产生了一丝疑惑,甚至对自己的身份头一回产生了厌恶的情绪。

 

我恭敬地给祖先牌位上了三炷香,对着爷爷的牌位喃喃自语:

“爷爷,大俗先生坐化了,他死前把阴阳眼留给了我……”

 

说到这里,我的眼泪又流了出来。

 

“爷爷,我不想再去斩妖除魔了,我想离开这里,我想做个普通的女孩……”

 

爷爷的牌位安静地立在那里,我慢慢地回到了椅子上。

 

“哗”!一道燃烧着的符纸出现在我面前……

 

我干巴巴地念出解除障眼法的咒语,面前的门被猛地推开,一对满脸焦急的中年夫妇走了进来。这二人衣着朴素,脚上的布鞋上还带了些许泥土。

 

看样子是农村来的人。不过也不奇怪,我夏氏在农村也是留下了数量不少的破障符。毕竟大多数的山精鬼怪都来自深山老林和高山湖泊,而农村又大多依山傍水,难免会出现不少的灵异事件。

 

但是农村自古便有不少对付鬼怪的偏方,所以一般的小鬼是不会弄出什么乱子的。

 

不过这二人看来是遇到什么大麻烦了,不然也不会来找我了。

 

想到这,我看着二人严肃地开口问道:

 

“看样子你们二人是有什么麻烦了,说来听听。”

 

二人咽了口唾沫,相互对视一眼,中年男子开口道:

 

“大师,俺…俺们家乐乐不见了!”

 

“失踪了?那你们应该去报案,我处理不了这种事情。”我闻言挑了挑眉。

 

“不…不是,俺们家乐乐是突然就不见了。前一眼还在俺和他娘面前,可一眨眼,他就没了!”

 

“突然不见?”我反问道。

 

看这夫妻二人也不像在说谎,那么,什么东西能让一个小孩一眨眼就消失了呢。道术?妖术?鬼术?太多了,这种事实在是太容易办到了。

 

我打开天眼通,顺着夫妻二人和孩子的血脉联系开始寻找。终于,在地下一处阴暗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个昏过去的小孩,仔细看周围的环境应该是一处墓穴。

 

我把小孩的样貌和装束给二人描述了一番,夫妻二人听完惊喜地说道:

 

“对,对,那就是乐乐!”

 

没有理会欣喜的二人,我皱着眉头想着刚刚的场景。距离不过百里,应该是在郊区,可为什么会在墓穴里呢,我总有些不妙的感觉。

 

我让夫妻二人回家等消息,毕竟他们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处。送走了二人后,我拿起了包袱,顺着脑海里的印象就寻了过去。

 

不一会儿,我来到目的地,对比一下天眼通看到的景象,看来就是这里了。

 

山中有川,川中有途。形若屏风,流云成翔龙盘旋之兆,这是……龙脉?

 

我刚刚只顾得去找人没有仔细观察过这里的地形,可没想到这里竟然是一条龙脉!龙脉作为风水上最有标志性的祥瑞实在是不多见,没想到这就有一条,而且看上去规模还不小。

 

把一个小孩带到龙脉里的墓穴来,到底是谁干的?目的是什么?

 

我打开天眼通来回扫视周围,终于,在不远处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墓穴入口。来不及多想,我快步走过去,一个破土咒就打开了入口。

 

“新墓!”

 

我看着眼前崭新的青砖不可思议的惊呼道。

 

来之前,我想到了很多种可能,山精?鬼怪?这都在我的预料之中。可我万万没有想到,这里的墓穴竟然是座新墓!

 

我看着眼前的入口惊疑不定,片刻,咬咬牙便跳了进去。

 

入口的光照进了墓穴里,我观察四周,看样子不是个大墓,整个墓穴只有一间墓室,除了正中间的一口棺材外就没有其它的布置了。

 

忽然,我看到了在角落里的小男孩,他倒在地上,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。

 

我连忙跑上前就要把他带走,毕竟这墓穴的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来。可就当我来到小男孩的面前时,我愣住了。

 

只见小男孩的手腕已经被割开,汩汩的鲜血顺着地上的凹槽流了出来。来不及多想,我连忙上前止住了伤口。

 

我扭头看向地面,只见地上的这些凹槽相互交错,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符咒,巧妙的和中间的棺材连接在了一起。

 

看到这一幕,我不禁阵阵冷汗。

 

“这,这不是……”我喃喃自语,心里不相信眼前的一幕,这道只有我们夏氏才有的符咒竟然出现在了这里!

 

“万魂回阳咒!”

 

一个熟悉的男声接下了我的话。

 

我听到这声音一愣,迅速回过头,只见一个人从墙角的阴影中缓缓走出来。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动作,熟悉的脸!正是师兄王路!

 

“师兄,你为什么……”,我哽咽着问道,第一次感觉他是如此的陌生。

 

“依依,没想到我们师兄妹还真是有缘,不过,我并不想和你起争执。今天你可以离开,但那个孩子必须留下,因为他……”

 

“因为他是万中无一的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纯阴童子,怎么?你还要找其余九千多个童子来完成你的万魂回阳咒吗?”我冷冷的看着他。

 

师兄并没有回答我,而是坚定地看着前方。

 

“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一直以来,在道家的圈子里有一个世代相传的强大家族——王家。几百年来他们始终为这世间芸芸众生斩妖除魔,驱邪避鬼。可不知道从哪一代开始,王家的族人开始出现了暴毙的情况,刚开始是六十岁,然后是四十岁,最后是三十岁。焦急的王家人开始寻找原因,他们倾尽所有,最后终于在茅山上得到了答案……”

 

师兄突然停了下来,直勾勾地看着我,看得我心里一阵发毛。终于,他又开了口:

 

“依依,你猜,答案是什么?”

 

我没有答话,只是看着面前这个变得陌生的师兄。

 

师兄也看着我,发出了笑声,开始只是很小声,慢慢的,声音越来越大。突然,他捂着肚子跪在地上。

 

“答案,答案是……”师兄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,看着我缓缓说道:

 

“王氏一脉,虽斩妖除魔,但有违世间善恶之平衡,理应遭天谴。今后百代,所有族人,岁不得超三十载!”

 

师兄说完之后眼里充满了怒火,面孔突然变得狰狞无比。

 

我闻言只是沉默,这种事情谁是谁非很难说得清,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师兄。

 

于是,我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地上的符咒上。

 

“万魂回阳咒,你若是成功了,百年以后自然可以复活,可现在不是古代,万名童子你是捉不到的,收手吧,师兄!”

 

王路阴诡异地笑着说道:“谁说的?加上你身后这个胖小子已经齐了!”

 

“齐了?”

 

我闻言一愣,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。突然,我想到了上一次在那座道家墓里的哼歌丁。看来师兄早就打算好了,哼歌丁加上我身后的男孩就凑齐了万名童子。

 

“师兄,你这是一命换一命啊……”我痛心疾首地说道,不敢相信曾经那么好的师兄会做出这种事情。

 

王路听后,目光闪烁什么也没说,只见他掏出一道烈焰符朝我扔过来。

 

我叹了口气,还是要同门相残吗?我反手也是一道烈焰符打了过去。

 

两个火球在空中相撞,一时间,墓穴里火星四溅。

 

“对不起了,师兄!”

 

我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稻草人,默默念动口诀。只见稻草人越长越大,很快就抵住了墓穴的顶部。

 

王路脸色一变,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高大的稻草人失声道:

 

“傀儡道!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

我没有理会王路,急忙在稻草人身上施加了好几个铁甲咒。如果这次不能打败他的话,就算同归于尽,也绝不能让王路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。

 

王路嘴角抽搐,脸色阴沉的拿出一把桃木剑,咬破手指把血涂在上面。沾满鲜血的桃木剑散发出一阵阵幽幽的血光。

 

王路使劲向前一斩,稻草人轰向他的拳头暂时被阻挡住,双方僵持着。突然,王路大叫一声,一口鲜血喷在了桃木剑上。

 

稻草人拳头上的稻草寸寸断裂,可余力不减,最终打飞了桃木剑,一拳轰在了王路的胸口。

 

王路又一口鲜血喷出,倒飞出去,撞在了墙壁上。我见状连忙解除了稻草人的法术,快步跑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

看着王路脸色苍白,浑身是血,我的眼泪不禁流了下来。

 

“师兄,我们回家好不好,我会想尽各种办法,一定可以阻止的……”

 

王路原来疯狂的神态早已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曾经熟悉的笑容。他看看我,又转头看了一眼棺材:

 

“来不及了,我今天便是三十岁满了……”

 

突然,王路猛地睁开了双眼,紧紧握住我的手,盯着我说道:

 

“依依,听师兄一句劝,若…若有来生,莫…莫修道……”

 

看到王路慢慢闭上眼睛,我蹲在地上不停地抽噎起来,脑海里都是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情景。王路死了,现在自己除了远在湘西的三叔以外真的是举目无亲了。

 

过了不知何时,我停止了抽噎,转身抱起躺在地上的男孩离开了……

 

一路上,我脑子里都是师兄王路的样子。为什么师兄一家斩妖除魔,普渡众生,却要遭受这所谓的天谴?如果说这世界上真的有天道的话,那么天道又是什么?我们修道之人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?

 

终于,我走到了墓穴入口。在入口处,我施了一道符咒封印了墓穴。逝者已逝,我不希望再有别人来打扰他,而这个地方,不出意外,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来了。

 

“师兄,一路走好……”

 

未完待续……

 

命理百科四柱命理学。

往期回顾( 标题可免费阅读)

1.女阴阳师(一):茅山传人

2.女阴阳师(二):嫁衣鬼

3.女阴阳师(三):怪病

4.女阴阳师(四):倒斗风云

5.女阴阳师(五):双生姐妹

6.女阴阳师(六):湘西历险

7.女阴阳师(七):老爷子的因果

8.女阴阳师(八):护道天兵

9.女阴阳师(九):茅山集会

10.女阴阳师(十):大俗先生

长按二维码

命理学

点击右下方【在看】的朋友,天天好运来

Empire CMS,phome.net var cpro_id = "u1829400"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