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易第9卦:风天小畜(小畜卦)巽上乾下

2024-07-1023

周易第9卦:风天小畜(小畜卦)巽上乾下【小畜卦-综合详解】

小家畜,储蓄少,不够笃实。

畜字原指将所得猎物绑在田间畜养起来,这是家畜或畜业的开始,也是最原始的“储蓄”行为。畜也是蓄的本字,亦可引申为积聚、储蓄。小畜为积蓄、储蓄很小。《杂卦》:“小畜,寡也。”指人的资源、能量、钱财…都只有在小有累积的时候,还不足以成气候,因此说“寡”。

从近年出土的众多资料可知,小畜古卦名可能作“小笃”或“小竺”,大畜为“大笃”或“大竺”。大畜卦《彖传》曰“大畜,刚健笃实”,可能是古卦名“笃”(竺)的遗痕。笃通竺,为厚实、稳固。大笃即非常笃实、厚实,基础很稳固。小笃则是不够笃实,不踏实,不够稳固。

卦象风在天上,上巽为木,为风,为申命、为渐入,为散;下乾为天,为刚健,为金玉,为笃实、为君子。乾在内本为阳气积畜之象,但外有风散之,积畜之阳气为风所吹散,故曰小畜。反之,若外有艮山养之,则为大畜卦。

上巽风为命令,巽风在天上而不在地下,只能天马行空,无法像观卦一样风行地上、下达百姓,成风行草偃的功效。因此小畜又有申命未达而无功之象。

乾为金玉,乾在内为储蓄之象,但外巽散之,则储蓄变少,因此为小储蓄。反之,若以艮山养之藏之,则为“大储蓄”。阳为实,乾三阳为刚健笃实,外巽散之,则稳固、笃实之基础受到侵扰,因此为“小笃”,基础受到动摇之象。反之,若以艮山养之,则成“大笃实”,即“大笃”。

乾为君子为大人,巽风逐之扰之,巽又为进退不果,因此小畜为君子不得志、不得养之象。上卦若改以门阙(艮)将君子纳于门下养之,则为君子得志得养之象,就成大畜。

就六爻来看,小畜也有阴气积畜之象。《易经》中以阳为大,阴为小,小畜可理解为阴气积畜。此阴指六四,六四为上巽风之初爻,姤卦一阴归来在五阳之下为“女壮”,意指阴气将大壮而用事。小畜阴气自上卦初爻而出,有阴气积畜于阳中之象。《彖传》说“柔得位而上下应之,曰小畜”,意指小畜主爻六四得位,下与初九相应,上也与九五比应。

《序卦》:“比必有所畜,故受之以小畜。物畜然后有礼,故受之以履。”小畜是继师比两卦而来,与履卦为相综的一对卦。比卦为众多小人比附君子,众阴比附之后开始有如何畜养它们的问题,即为小畜卦。

一般而言,卜到小畜卦由于积畜与资源少,基础不是很厚实,因此只可做小事,不可做大事;可出行,但不利出远门;凡事宜回到原点重新开始,不宜有积极的鸿图之志。卜此卦者,事情多不明确而让人有疑虑。

相对于“大畜”的“不家食”,也就是不在家经营,小畜全卦以“复”为主轴,“复”也就是回家的意思。所以大畜是离家畜养,小畜则是回家、在家畜养,在家畜养则所畜者小,因此称小畜。

【小畜卦-卦辞详解】

小畜,亨,密云不雨,自我西郊。

《彖》曰:小畜,柔得位而上下应之,曰小畜。健而巽,刚中而志行,乃亨。密云不雨,尚往也;自我西郊,施未行也。

《象》曰:风行天上,小畜,君子以懿文德。

小积畜,汇聚良好之条件。虽然云层很厚,但却迟迟不下雨,云从家乡西边的郊区聚集而来。

密云不雨比喻心中充满疑惑、担忧很深,担忧的是家乡事。西为周之发源地,因此西郊比喻家乡。小畜全文以“复”(回家)为主轴,由此可证“密云不雨,自我西郊”讲的乃是心系家乡有事而急欲回乡之事。《周易》中谈及方位者不多,且多以西、西南为吉,东、东北为凶。此处是唯一谈及西方而不言吉者。

《彖》曰“柔得位而上下应之,曰小畜”,指小畜主爻六四以柔居柔,当位。上承二阳,下应初九,为“上下应之”,一阴为众阳所畜之象。比卦为众阴亲比、比附,小畜则将它畜养起来,阴为小,故称小畜。“健而巽,刚中而志行乃亨”讲二体卦象,下乾健,上为巽,刚中指九二乾之中爻,“刚中而志行”是为“亨”所设的条件,这也是点出小畜卦的缺失,因上巽为进退不果,不果于行之象,而其亨道则在于“志行”。

【小畜卦-爻辞详解】

初九:复自道,何其咎,吉。

《象》曰:复自道,其义吉也。

走大道回家。回归正途,走自己的路,有什么罪咎可言?吉。

复,回家,回复,回归,返回,引申为迷途知返,改过迁善。复自道,走大道回家。自为由、从,复自道为从大道回家。另一解释,自为自己,自道为自己的道路,复自道为回到自己走的道路,迷途而返的意思。此比喻君子回归到自己的原则。

九二:牵复,吉。

《象》曰:牵复在中,亦不自失也。

牵引而回家,吉。

比喻君子能够携手相助,不为小人所制,因此为吉。

牵复谓阳气彼此牵引而归来。初、二、三爻,连续三爻为阳为“牵引”之象。三个阳爻相互牵引,九二居中是能够系引诸阳爻者,为牵复的中间之主。

九三:舆说辐,夫妻反目。

《象》曰:夫妻反目,不能正室也。

固定车轮轴的革绳脱落了,夫妻两人反目成仇。

九三居互卦兑中,有脱象。六四阴爻凌驾于九三阳爻之上,阳为阴所驾乘,有夫妻不和之象。夫妻反目成雠,有如车轮辐脱落,无法行走。《象》曰:“夫妻反目,不能正室也。”

舆说辐,用来固定车轮轴的革绳脱落,当然不可行。舆,车子。说,脱,脱离,松脱的意思。辐,应作輹,帛本作緮,大畜九二作“舆说輹”,《说文》引作“舆脱輹”,段注:“小畜九三、大畜九二文也。”“或作腹者叚借字,或作辐者譌字。”輹为皮革做成的绳子,用以系紧及固定车轮轴。

六四:有孚,血去惕出,无咎。

《象》曰:有孚惕出,上合志也。

有诚信,血流去,恐惧除,无罪咎。

小有血光之灾,虽会流点血,历经恐惧,但能够免于罪咎。四为近君之位,又为互体兑之上爻,因此有忧虑惊险之象,但只要秉持诚信,恐惧自能消除,不会有事。

六四爻处互体离中、兑上,离为兵戈,兑为锐为伤,因此有血光之灾。以柔居阴,当位,上承九五,为顺,下又应初九之君子,故惕出。

血去惕出,另一说以血为恤,忧虑之义。惕,恐惧。涣卦上九“涣其血去逖出”,惕与逖同音之假借,逖同逷,远也。逖出,远出。另依涣卦“涣其血,去逖出”的句读,此处亦可作“有孚恤,去惕出”。

九五:有孚挛如,富以其邻。

《象》曰:有孚挛如,不独富也。

有诚信又能提携他人,有财富而能与邻居分享。

九五居上体巽卦中爻,巽为绳、系,挛之象;巽为利市三倍,富之象。泰六四及谦六五皆曰“不富以其邻”都有震象,震伏巽,巽象不见,故曰“不富”。

挛音峦,相系,连系。富以其邻,能够以财富与邻居分享。

上九:既雨既处,尚得载,妇贞厉。月几望,君子征凶。

《象》曰:既雨既处,德积载也;君子征凶,有所疑也。

雨已经下了,也已经停了,希望车子得以运载准备出行,妇女坚贞而艰苦。已近月圆之时,君子出征不利,凶。

上九小畜已终,卦辞开始言密云不雨,终则变为大雨,虽然雨过,但未必天晴。由于心中仍然怀疑,所以不利于出征,凶。

爻辞开始说“尚得载”,希望车子已能够承载,此乃几近可以出行而仍不得出行,就如月亮几近月圆而尚未圆。心中仍有疑云,因此可近不可远,远行则凶,故曰征凶。爻变上卦成水,故言既雨。坎也是心病,故有疑象。

既,已经。处,停止,既处,言雨已停止。厉,危厉、艰难。贞,坚定。

“妇贞厉”相对于“月几望,君子征凶”,此爻对于男或女、君子或小人、大人或百姓会有不一样的吉凶与对策。妇女、小人的话坚定则危厉。如若是大人、君子,则不利于出征,反而应该守静为吉。

望,月圆,比喻圆满。月几望,比喻事情已近圆满但又不圆满。中孚六四“月几望,马匹亡”,此言“月几望,君子征凶”,则“月几望”为不利出征、远行之象。本文取自易学网。子曰:小人不耻不仁,不畏不义,不见利不劝。不威不惩,小惩而大诫,此小人之福也。

易曰“履校灭趾,无咎”,此之谓也。善不积不足以成名,恶不积不足以灭身。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,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。